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國資研究 > 監事會的哥們都在說,轉隸后我們的職業生涯如何走? >

監事會的哥們都在說,轉隸后我們的職業生涯如何走?

——


原創:黃京秀(中國董事監事培訓網特聘專家、原浙江省國資委副巡視員)

多年的國有企業外派監事會工作經歷,自覺不自覺地對一些因這一職業而生的問題有了些思考,現堆砌成文與同樣有過思考的同仁交流。文中的監事是從事這一職業者的統稱。

關于立場

立場是一切工作的基礎。監事作為出資人派出的監督代表,堅持出資人立場,這既與其法律地位相符合,也與其工作的邏輯關系相一致。但實踐中并不少見的是,或因思想認識問題,或因面對的是強勢的企業經營團隊,或因出資人對監事會工作支撐乏力,有些監事傾向于選擇所謂的公正立場(即中間立場)而非出資人立場。

問題在于,如果監督者來自于政府公共部門從事的不是監事工作,持公正立場無疑是正確的,但來自于行使出資人職責的機構做的是監事工作,堅持出資人立場則是必須的。

監事會之所以有生命力,全在于這是一支由出資人派出的監督力量,實施的是出資人監督,它不同于企業所面臨的其他任何外部監督。出資人監督是監事會監督的本質特征。

什么是出資人監督?從目的上說是為了維護股東權益促進企業發展,從特點上說是以權益為核心的監督。

若用通俗的語言表達,出資人監督就是要把企業監活了而不是監死了。秉持出資人立場,實施出資人監督,將會給監事履職帶來清晰的方向,不會因立場偏離而造成角色、思維和工作的混亂。

所以,作為監事秉持出資人立場是正確并具現實意義的。堅持出資人立場是履行好監事職責的基礎。

關于定位

“是監督者而非經營者,負監督責任不負經營責任,監督經營者而非替代經營者”,這應是監事的基本定位。

身為監事應時常提醒自己,以旁觀者為榮,以旁觀者清為要。到位不越位不錯位,有所為有所不為,既防過度,也防消極,就是基于這種定位的起碼要求。

明確這一定位,就不難理解“不參與不干預”的含義。所謂的“不參與不干預”其實是監督者和經營者之間的一堵“防火墻”。

監督者就要做好監督者的事,處理好監督與被監督的關系,在公司治理中發揮作為監督者的作用。

監事的這種定位,不僅監事要把握,出資人也應把握,要體現在相關的制度、評價、考核和責任追究等各個環節。不能讓監督者有意無意地客串被監督者的角色,背負被監督者的責任,從而違背制度設計的初衷,損害監督的效率和效果。

關于原則

我們堅持監事應秉持的工作原則是:“股東至上,過程監督,有效監督,及時性,不干預”。股東至上原則,源于監事的法律地位,股東派出的監事自然要把股東利益放在首位。

股東至上并不意味著唯利是圖,貪圖非常之利必失之大利,作為監事維護的是股東的大利益而非小利益;過程監督原則,過程監督是出資人監督屬性下的必然選擇,通過事前、事中、事后的過程監督防患于未然,使股東利益不受或少受損失,除非受各種條件限制,監事必須在企業堅持過程監督;

有效監督原則,其確切含義是指監事要依法監督檢查,講究方式方法,保護經營者創新精神,促進企業健康快速發展,以保護和提升經營者的創新精神和創造能力為根本要務的監督,對于股東來說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有效監督;

及時性原則,監事在發現危害或可能危害股東利益的問題時,應及時提出意見、建議并向出資人報告;不干預原則,作為監督者而非經營者的監事,應該時刻銘記不參與、不干預企業正常的經營決策和經營活動,這既符合股東意愿,也是監事把握履職主動權的需要。

關于目標

監事的工作目標可一分為二,一是戰術的基礎性的目標:維護股東權益,防止非正常損失;另一是戰略的根本性的目標:發揮制衡作用,避免內部人控制。

出資人派出了監督代表就不希望再看到突然的非正常的資產損失情況發生。監事必須十分清楚出資人的這一最基本的愿望。在實現戰術的基礎性的目標之后,當然要追求戰略的根本性的目標,避免內部人控制這一委托代理下的世界性難題,肯定是每一位出資人的共同期待。

需要把握的是制衡的概念,制衡非控制,亦非制動,制衡是既約束有度又充滿活力。一個有效制衡的企業才可能是充滿活力和具備持續生命力的企業,這也是公司治理的各方共同追求的終極目標。

關于責任

國務院國資委領導曾在央企監事會新任主席集體談話會上指出“監事會主席責任重大,發現問題是功勞也是職責所系,有問題發現不了是失職。”

個人認為,沒有哪種表述能比這句話更明白更經典地解讀了監事的責任。任何從事監事工作的人都應認這個理。

沒有責任就沒有監督,監督的生命力就在于其有那份無法擺脫的責任存在并堅定地予以實施。肩負這樣的責任,自然要有相應的思維定式和行為方式。

于是,堅持立場,準確定位,把握原則,明確目標都是十分必須的,從而在履職過程中防范風險,實施檢查,履行報告,深化服務等等對于監事來說就有了特定的含義。

關于風險

監事是一種風險職業。風險管理,包括風險識別、風險評估、風險控制,是監事應了解的基本知識,更重要的是,監事須正確把握個人風險與組織風險的關系,應明白對個人風險負責與對組織風險盡責的一致性的道理。

監事在履職中要經常試問三個問題:監督風險有無化解(是否已消除)?有無可控(是否可承受)?有無轉移(是否已作了報告)?這“三問”體現的是監事的職業素養和職業能力。該敏感的敏感不了,不該敏感的過度敏感,是監事中初入行人員的通病,應努力避免之。

換個角度看,身為監事是否有風險感,亦可作為檢驗監事會制度虛實性的標志。一個真實運行的監事會制度,其成員必然有來自于風險的壓力。這是我們當年開展省屬企業子企業監事會情況調查時的直接感受。

關于檢查

監督檢查是監事基本任務的最簡單表述,其核心目的是保障股東權益。監事在做好日常監督工作的基礎上,每年至少要開展一次專項檢查。專項檢查既是監事履職的重要標志也是重要抓手。

監事的專項檢查工作要體現出資人監督的特征,既要發現問題,更要注重問題的整改和相關制度的完善。

應把專項檢查打造成監事履職的精品工程:實地檢查力求嚴謹、專業、細致,不遜于社會中介機構的專業人員;揭示問題力求分析研判以小見大,提出建議力求切合實際方便操作,遠勝于社會中介機構的專業人員。監事要努力通過專項檢查促進企業某項工作從制度層面有所改進完善,減少同類問題重復發生的機率。

監事的監督檢查抑或出資人的其他監管工作,都不應以損害公司治理為代價。

因此,監事的專項檢查工作不管深入到集團的哪個層級,除了現場及時反饋檢查結果之外,對存在問題的板子最終都要打在集團相關的職能部門甚至集團董事會或經營班子的身上,要促使其負起治理責任,完善制度,加強管控,不斷提升治理能力。

關于報告

報告是監事監督成果的重要載體,也是監事聯系出資人、企業的紐帶,更是監事工作的集成與價值體現,尤其是專項報告。

一直以來我們的觀點都是,從出資人角度看監督責任有否落實,從監事角度看履職風險有否轉移,都應以專項報告為唯一標志。

定期報告要反映重大事項但凡事關監事自身責任與風險的重大事項均應以專項報告形式另行報告。專項報告一事一報,白紙黑字,分得清責任,經得起檢驗。

及時準確履行專項報告制度,排除的是監事個人的履職風險,落實的是出資人所期盼的監督責任。也正是從這個角度說,專報制度是監事會工作的核心制度。如果監事會工作只訂一項制度,這個制度就是專報制度。

監事撰寫專項報告要旨在揭示問題,提示風險,落實責任或謂之轉移風險。好的專項報告要具備情況、建議、作為三要素,即事項要真實清晰,建議要切實可行,監事在此事項中若有主動作為要予以合適地體現。

運用好專項報告這一重要的監督方式,除了落實責任和轉移風險之外還具有諸多積極作用,對監事、企業和出資人的工作都是如此。應該特別強調的是,報告要善于寫實,“寫實”在許多時候具有特別意義。

一份“寫實”的報告,讓事實說話,受時間檢驗,摒棄的是個人的臆想,擺脫的是報告過程中的各種糾結與干擾,展現的是監事良好的專業素養與品行。善于寫實是監事職業智慧的一個重要表現。

基于報告尤其是專項報告的特殊作用,所以作為監事把握報告的質量與數量顯得十分重要,漏報、濫報、錯報都是應該避免的。

關于服務

監事在企業一般都會面臨兩類工作,一類監督,另一類非監督,亦可統稱為服務。

對于監事無疑監督是主業,服務是副業。一般而言服務相對于監督總是更討別人喜歡也讓自己輕松,于是樂于服務疏于監督往往會成為監事自覺不自覺的行為。

監督與服務的關系處理與把握是監事無法回避的問題,雖然兩者間常常難有清晰的界線。最好的結果是:寓監督于服務之中。實際上,相對企業的決策和執行團隊來說監事在人數上只占極少數,監事在企業中客觀上面對著極為繁雜的監督事務,即使在制度完善管理嚴謹的企業也是如此,為了準確而盡職地履職,監事在眾多的監督事務中只能擇其重要而為之。

因此,對于監事而言,這里的服務就應該不是一般意義的服務,而是監督前提下的服務,是有利于強化監督的服務。或者說這種服務更多的是監督事務的一種形式轉換,使監督表現得更為柔和、親切,更為被監督者所喜聞樂見。

監事做這樣的服務工作須把握兩個原則:一是堅持監督的獨立性,不直接主導或參與企業經營管理活動的決策與執行;二是服務的主要內容應是有利于監督成果的運用和拓展的事項。具體的可以是協助、配合開展一些有利于提高管控水平、提升企業價值的活動。

對于監事來說,監督永遠是本職是主業。監督者、決策者、執行者各司其職,企業法人治理架構的構建才有意義,企業才能更快更好地發展。

關于品行

俗話說做人得有人品,做監事應有怎樣的品行?個人認為“公正性、坦誠性、人本性”應是監事的品行。

公正性,即鐵面無私,通情達理;坦誠性,即有話在先,做在明處;人本性,即賞罰分明,治病救人。所以將這三性作為監事品行要求,是基于前面所述的監事職業的立場、定位、原則和目標。

從事監事這個職業,既要敢做敢當,又要自我保護,兩者的關系如何平衡把握只能通過實踐和思考去慢慢地融會貫通。總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堂堂正正做人,坦坦蕩蕩做事。持有如此品行,監事就成了一項積德行善的職業,讓好人繼續行好,讓好人偶而為之的錯誤得以及時發現并糾正,因而得以繼續留在好人行列發揮其聰明才智。

強調坦誠性并不妨礙堅守監督者的保密原則。監督者與被監督者信息對稱的單向性是常識。

關于思維

監事的思維應是與時俱進的,因企制宜的。從事監事這一職業的,應該是一些特別能學習,特別能思考,特別能修正的人。

在日常監督檢查中,監事既要具備抽絲剝繭的思辨能力和工作技能,也要常懷抓大放小的大局意識和處事格局;既要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氣勢和能力,也要有不做“殲敵一萬損兵八千傻事的職業智慧。這樣我們才能充分地享受監事這一職業帶來的魅力和樂趣。

關于作風

一直以為把“講原則、善溝通、能換位、可修正、立足于問題的最終解決”作為監事的工作作風是比較合適的。在市場經濟環境下,是企業,就有趨利、競爭、應變等特性。

監事在企業從事監督工作就要適應企業環境,理解企業法人的行為特征,理解企業經營者的艱難辛苦,對企業面臨的各種問題要本著出資人監督的理念去分析、判斷和應對。

監事以這樣的作風待人處事,就能把自己更好地融入企業,從而更好地發揮自己在公司治理中的積極作用。須強調的是,講原則是監事作風的關鍵。


版權所有?中企培(北京)企業管理中心? ?京ICP備13012228號-1? ?聯系人:張國良13910007503(微信同號)
山东群英会玩法技巧